万物生长,即“万勿生长”经过一番努力我的网站终于上线了,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让大家不在走弯路,十万分之一的几率让我们一起携手来改变这个世界!

共同的期待——病友故事(二)转载

病友故事 万物生长 214℃ 0评论

写在三年边上

  崇文门–东单,公交三站地,走路半小时,就是这短短一程,却是几乎耗费了我人生最美好的几年,我低头回顾,在里面找到一个时间节点:8月29日,二次手术,因为意义太过重大,为此我做了一个决定:这一天是之后几十年里重生后我的生日。

  这期间包含了太多思绪,又倾注了很多情感,我很怀旧,那么故事又一次从很久之前开启。

  时间倒流,11年只身一人的塞北,医院里核磁诊区外等候结果,院长像是见了猿人一样热情的拿出头盖骨指给我看垂体的位置,之后的一个晴天霹雳让我一度怀疑我是不是做梦了。11年元旦前夕,术后鼻漏,不能动弹的卧床几周后,整个人崩溃掉,同房的病友头天夜里给2周大的儿子哽咽着打完电话,扭头平静的问主刀人为什么要活着,在那一刻,这个叫翠翠的绝症姑娘让我明白了一点能活着,真好!

  原来人长大,只是一瞬间

  这1个半月,目染了从牙牙学语的孩童到20岁的姑娘他们生命的凋零和对于生的渴望,

就是这插播在生命里短短的一段,看似是浪费时间的广告,对于人心灵的冲击足以穿透我的整个一生。

11年的小年

  出院后赶上支气管炎咳嗽,鼻漏再次袭来,腊月29,卧床发烧几天不退,两个排满了针眼的手再也扎不进去针头,父亲急得跺脚哭着说:谁来救救俺的孩子,

那年的春节,依旧是躺在床上,家人一勺一勺把年夜饭给我喂进去的,和着眼泪,想不起是什么滋味。

生活一巴掌又一巴掌,它不停的抽打着无辜的我们

  时间倒流,12年的夏天,下了公交,远远的,看见父亲站在马路,我走过去,父亲伸出手:来,闺女,我拉着你,现在爸爸拉着你走,20年后你拉着爸爸走。“心里猛一颤,泪没有掉下来。。。。。。

  这一天是7月18日,我的第一任主刀在复查时候委婉又坚决的告诉我爹,这个孩子残留的瘤子不能动,如果坚持二次手术,可能就变成了痴呆,或者碰到血管就丧了命,可想而知当时老爹说出那些话时候是带着多么复杂崩溃的心情,那时的他还不确定这个闺女是否能陪他终老。。。。。

  时间推移,13年的夏天,北京的一夜辗转难眠,清晨5点钟,在不足十平的北京小房内我和爹做了一个扭转乾坤的决定,二次手术,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像个无谓的战士一样踏向协和的大门。

  这一战,使我的人生重见曙光,我把8月29日作为重生日,麻药醒后我问连大的第一个问题:有鼻漏吗?没有。瘤子切干净了吗?看到的都切了。这两段简单的对白让我敢对明天有所憧憬。。。

故事继续上演

  入职常规体检,心率低,血糖低,血脂高,

  主管问我要的结算,拼命回忆又想不起来

  房东又敲门了,提醒我钥匙插在门上走之前没有拔掉。

  卫生间里,梳子上,枕头上的头发

  还有体重秤上顽固的数字

  还有,还有,越来越喜欢上了自己一个人安静的待着

  甲减伴随了多年,我不想去理睬,最近好像变得更加嚣张,以至于影响到了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,我不得不开始了一个新习惯,早上起床先吃一个药片

  16年10月,神外7诊区门口等着复查,激素双达标自然心情比较平静,一个女孩拿着结果告诉我,核磁刚查出来,她现在很害怕,不知道怎么办,恍惚之间,我应该是想起了点什么。是的,五年前,在另一个门诊外,我也是这么胆怯和害怕,拿着化验单不知道以后自己怎么活下去。

  二次手术三年了,很开心L一直记得我这个幸运的姑娘。我挥挥手跟连道谢拜拜,一年后再见,其实想谢的人太多,我抬头看下天,控制不住地傻笑,生活能这么平静下去,真的很好。 8月29,不是生日,更像是一个分界线,过去的我死在昨天,之后的我蜕变,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,或许会有些不同于常人的遗憾,但人生数十载,只此一生,又何必从众,这付被激素肆虐过的躯干,它带着我走过了很多很多的路,体验这大好世界的一切惊心动魄和细水长流,能这样,真好翻开那年的空间,看到两段文字,可以概括故事的思想:

一:人,真的要学会承担,当自己一天天成长,我们扮演那么多的角色,难免有些自己不擅长,不喜欢,甚至不习惯的角色,此时若是不咬紧牙关,坚持下去,只想逃跑。一不小心可是会付出更多幸福的代价

二:人生,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,和生生不息的希望

转载请注明:万物生长 » 共同的期待——病友故事(二)转载

喜欢 (1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